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短短十分钟,在墨黑、墨白、饕餮、烛龙、小犼的齐心协力下,原本久无人居住积灰陈旧的老式四合院内,焕然一新,变得一尘不染,干净至极。

    地上的积雪被纪由乃迅速收集起来,施法堆成了两个雪人,伫立在四合院中央那颗大槐树下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把没人握的扫把,像被施了魔法般,依旧在自己扫地。

    厨房内许久无人使用的碗筷锅铲,全被洗净。

    老厢房的卧室中,蒙着白布的家具全部被纪由乃揭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庭院中的槐树下,烛龙私下偷发给宫司屿的信息,有了回复——

    【宫司屿】:谁???

    【烛龙】:稍等,我问一下。

    随即,烛龙眼眸威慑力十足,看向纪由乃,脱口就问:“纪小姐,是谁要来?”

    同时,纪由乃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,还剩十分钟,她瞥了眼烛龙,眸光凝重回答:“蒋王。”话落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正当烛龙准备继续给宫司屿“打小报告”时。

    纪由乃的电话,却接通了,竟是打给宫司屿的。

    “宫司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电话那头,宫司屿的声音格外深沉,似情绪不佳,“你在哪。”冷冷沉问,似隐隐担心纪由乃又会瞒着自己私自见蒋子文。

    “我在老四合院,跟你讲,蒋子文搞突击突然要去我们家找我,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以防万一,我把他引老四合院来了,我给你打个报告哦,家里五只都跟我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宫司屿意外,前一秒烛龙还在私下和他汇报,可后一秒,纪由乃却主动打电话给他坦白,心里莫名暖融融的,宫司屿缓和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电话那头,宫司屿蹙眉。

    “瞥去你是帝司不说,如果你出现在他面前,宫司屿,咱们这个婚……恐怕就难结了,蒋王一直都知道,我在人界和一个叫宫司屿的人爱的难舍难分,却并不知道,我们要结婚了……如果他知道我一直在骗他,你觉得以他的性子,会发生什么?你得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信他。”顿了顿,宫司屿继而又道,“我会过来,但我不会让他发现,因为蒋子文认得我这张脸,我就是单纯的想看看,他觊觎我的女人,到底还想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宫司屿直接挂断了纪由乃的电话。

    纪由乃疲于应付蒋子文,知道宫司屿执意要来,但却保证不会露脸出现,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和蒋子文约定好的时间差不多了,纪由乃立刻将庭院中的五只召集了起来。

    幻化成黑猫的墨黑、幻化成人形的阴柔墨白,还有烛龙、饕餮和小犼,整齐的列成一排,异口同声:“老大,你说!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有客人来,你们五个,必须统一口径,我们是在这生活的,不许露馅儿,知道吗!他问你们什么,你们长点心,看我眼色回答!”

    “噢,知道!”

    心细如发的纪由乃,最后将四合院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,确保不会露馅儿后,才发了条短讯给蒋子文,将她四合院的地址,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下午,冬日阳光正好,空气虽冷,可暖阳淡淡的洒入四合院中,似能驱散寒意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