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水天一色,蔚蓝如明镜的葬天池美如仙境。

    微风徐徐,天池边,纪由乃的长发被吹拂的凌乱飞舞,她坐在天池边的岸上,托腮望着净澈的天池水,似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会游泳吧?”

    “会啊,可是,阿萝游不动了,又累又困又饿,想要阿玄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的那种,不想动……”

    阿萝瘫在纪由乃身边的葬天池岸边草地上,丧兮兮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心情。”流云望着没有服务信号的手机,心生暴躁,下一秒就将手机给丢进了葬天池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跳进水里弄得自己一身湿,狼狈,影响我形象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捡起一颗石子就往水里丢,随即站起身,拍了拍手,掸了掸灰,“那我们四人合力,把池子里的水引流到别处吧,看看这天池底是不是别有洞天。”

    “这法子很独特,正常人绝对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姬如尘闻言,朝着纪由乃竖起大拇指,然后一同站起身,搓搓手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亦如制造山河海啸,这葬天池就是个火山爆发后形成的积水湖,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河湖海,施法让这天池干涸,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诡冷的幽红色瞳孔在阳光的照耀下缓缓收缩,碎发随风拂动,流云远眺眼前这一汪立于山顶天坑中的池水,慢条斯理,冷静分析道。

    一有好玩有趣的事,阿萝立刻来了劲,从灌木丛里跳起,杏眼闪亮,“那还等什么?现在就做啊!时间不等人,我们必须赶在阿乃家的宫司屿做傻事前找到他,阻止他,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。

    一提宫司屿,纪由乃心里狠狠一拧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那些从冥界被放出来,用来消除记忆的噬髓虫,一方面是宫司屿不顾一切的陷自己于危难之中。

    心口发酸,她好想他……

    她好想知道,他到底有没有忘记她,更想知道,他还活着吗?

    焦灼明晰,却不给她任何喘息的余地。

    随后,纪由乃、阿萝、流云和姬如尘互相对视一眼,皆飞身而起,朝着面前葬天池的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位飞去。

    一泓葬天池水,倒映千丈峰,湛蓝清澈,深邃碧蓝的映着天空,当风静止的时候,它纹丝不动没有一点波澜,就像是一颗纯净的蓝宝石,浸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。

    “将这葬天池的水引流至别处,怕是会引发山洪灾难。”

    天际,姬如尘以隔空传音,将心中所担忧的,告诉了其余三人。

    “死亡谷,把水引流至死亡谷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话落一瞬,葬天池的四个方位,同一时间,爆发出了冲天汹涌澎湃的灵气。

    东方,天际之上,太阳冉冉升起,耀眼无比,流云幽红的瞳孔瞬然间骤缩!赤红的眼眸,猛然间升腾起猩红的火光,闪烁灼灼妖冶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