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唯一会写的就是给谨言爸爸曾经写过的一句话:我想你!

    好,就是‘我想你’!

    小家伙开始专心致志的在信息一栏里,艰难的输下了‘我想你’三个字。

    应该没错吧?

    她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,确认收件人和信息内容都没错之后,她这才点了发送按钮。

    信息发送完成!

    小家伙早已无心给暮楚整理行李,就窝在沙发里吸着她的益菌奶,两只圆溜溜的大眼儿一眨不眨的盯着茶几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怎么还不响呢?

    难道是帅叔叔根本没有看到她的短信?又或者他现在正忙着给病人治病,所以还没来得及看她的短信内容?有可能!所以,她还得再耐心的等一等。

    结果,一等就是半小时,暮楚的晚饭都已然备好,而茶几上的手机,却还是完全没有要响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!赶紧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暮楚把饭端到餐桌上,提醒沙发上的小妮子。

    却见她一动没动,只盯着茶几上她的手机出神,她有些奇怪,“小尾巴,你看什么呢?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尾巴这才后知后觉的回了神过来,小脸蛋儿上露出些心虚的神色来,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,“没,没看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滑下沙发,屁颠屁颠的洗手去了。

    没看什么?秦暮楚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拿过茶几上的手机,翻看了一眼,没发现什么异样,就又把手机收了,揣进了兜里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吃了饭,又下楼玩了一会儿,洗过澡之后,就窝床上睡了。

    睡前,她还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问暮楚:“妈妈,你的手机都没有响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秦暮楚摇头,满脸疑惑,“你在等谁的电话吗?谨言爸爸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没有回答,昏昏沉沉的睡了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安静的睡颜,秦暮楚情不自禁的凑上前去,在她粉嫩的小脸蛋儿上轻轻啄了个吻,“宝贝,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轻手轻脚的退出了卧室去,浴室里还有大半桶的衣服等着她洗呢!

    楼司沉回到帆船酒店,脱下身上的黑色衣服,随手撩至沙发上,又懒漫的松了松脖子下方的领带,这才稍觉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疲倦的身躯,陷入沙发里,这才想起手机上还有几个未接来电忘了回复。

    他起身,走去落地窗前,点了支烟,回了几通重要电话。

    欲收回手机,却见信息一栏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红色的信息提醒。

    长指点开信息栏,再见到顶上那条短信内容以及发件人之后,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短信内容很简单,就三个字:

    我想你!

    而发件人一栏,赫然写着:秦暮楚!

    那一秒,楼司沉明显感觉到自己一贯沉静的心口,剧烈的荡漾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给他发了短信!且短信内容还是……我想你?

    楼司沉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,面上却仍是没什么情绪变化,不动声色的重新将手机收回了裤兜里,伫立在落地窗前,继续抽烟。

    深远的眸光,透过朦胧的烟雾,望定窗外的夜景,漆黑如墨的深潭里,色泽越渐浑浊,浓稠,却没有人知道,此刻他心底所想。

    一支烟抽完,楼司沉掏出手机,拨通了信息栏的那个电话。

    秦暮楚才走出卧室,却不想,兜里的手机忽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一眼来电显示,意外,居然是楼司沉?

    以防铃声吵到熟睡的小尾巴,暮楚忙把电话接了,“楼主任。”

    她礼貌的在电话里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楼司沉“嗯”了一声,倏尔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暮楚被他这无厘头的问题直接问得一头雾水,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楼司沉敛了敛眉心,伸手去解脖子下的衬衫纽扣。

    “信息。”

    他冷声提醒她。

    不给她任何装糊涂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信息?”

    暮楚更听不明白了,“什么信息啊?”

    楼司沉本就不多的耐心,在同她周旋了两句之后,彻底消失殆尽,好看的剑眉拧成了个深深地‘川’字,“你给我发的信息,你现在反问我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发了短信?”

    秦暮楚完全是一脸懵逼,“你等等,我看看!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

    秦暮楚以最快的速度,点开了信息栏,却在见到信息栏里的第一条短信时,她无语了!

    我想你?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给他发过这样的短信了?为什么她完全不知情呢?

    忽而,她就想到了自己那古灵精怪的小女儿!

    难怪那小丫头今儿晚上一直盯着她的手机瞧,临睡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