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似是要提醒擅自闯入的人,里面的凶险和可怕。

    绿色、紫色混合的剧毒障气充斥整个林间,而这种毒障竟还能腐蚀皮肤,一旦沾上皮肤就会迅速腐烂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纪由乃和阿萝的嫩白肌肤上就沾上了毒障雾气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的手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,红肿,化脓。

    阿萝从自己沉甸甸的布包中掏出了一个宝蓝色小瓷瓶,倒了些药粉在手心,涂抹在了自己和纪由乃的伤患处。

    “吹吹,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并不疼的,谢谢阿萝。”纪由乃淡笑,心知这毒障林的厉害,不容轻视,如果换成普通人,沾染上这么霸道的毒障雾气,绝对活不了。

    心想着可以施法隔绝毒障侵身吸入,纪由乃突然就见背在流云身上带的双肩背包里有东西在疯狂蠕动,似想钻出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,就见塞在里面,胖成球的妖蛊蛾“咕咚”一声从背包里钻出,滚落到了地上,伴随着掉出的好几沓钞票,身上花纹艳丽的妖蛊蛾,一嗅到这毒障林中剧毒无比的瘴气,竟异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蠕动着胖成球的身体,一个劲的就往毒障林里爬去。

    “你带这么多钱出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流云望着掉了一地的现金,莫名其妙的看向纪由乃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来这少不了要花钱雇人买消息,就带了点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爬进去了……”姬如尘指指妖蛊蛾逐渐消失在他们面前的身影,“要不要抓回来?话说你带这玩意儿出来做什么?”姬如尘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哦,就是……是这样的,我就是想湘西这一代盛行苗蛊制毒巫术,有很多毒虫毒花毒草的,巫渊之前交代过我,妖蛊蛾喜欢吃剧毒或是腐烂的东西,他再三嘱咐我不能糟蹋了这个蛊王,让我好好养着,不能饿着它……”所以她就顺道把它一起给带来了。

    纪由乃话还没说完,阿萝却突然兴奋的抓住她的手臂,指着爬进毒障林的胖球妖蛊蛾道:“阿乃你快看啊!你的妖蛊蛾飞起来了,它在吸食毒障林里的剧毒瘴气,还在吃那些剧毒的花草,天……它胃口好大!”

    妖蛊蛾浑身奇异的花纹因为大量吸食的毒障林中的瘴气,变得越发妖异,胖成球的小身子,越来越大,它外形如蒙古死亡蠕虫,是无脊椎爬行虫,但是又张着翅膀,因为体态偏胖,飞起来很笨重,吃起毒花毒草来还会发出如婴儿般嘤咛的小声音。

    看似可爱,实则纪由乃他们别任何人都清楚,这东西,比毒障林更毒。

    你相信吗?

    如饿狼吞食,蝗虫过境,纪由乃饲养的妖蛊蛾所到之处,毒障被它吸食的干干净净,地上颜色艳丽剧毒无比的花草植物,都成了它腹中之食……

    不久,也就从晌午吃到了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从一个背包大小,胖的像小香猪大的妖蛊蛾,吃成了一个体型比纪由乃还高,身宽体胖形同大象的巨型妖蛾,吃到飞不起来,只能慢慢的在地上爬动……

    因为一夜没睡,纪由乃趁着妖蛊蛾在那疯狂进食,打了会儿盹。

    突然惊醒,是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手黏糊糊的,睁眼,就见体型堪比大象的妖蛊蛾,正趴在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