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自即日起,你将成为孤亲封冥界阴阳官,并从生死簿除名,赐予你永生,执掌阴阳司,手握阴阳印,今后你将直接听命于阎王之首,为冥界鞠躬尽瘁,效犬马之劳,严守冥界铁律,三界治安管理条例,你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冥帝青乌威震四方的缥缈沉音回荡在天际,震人心魂。

    双眸似水,透着淡淡的冷漠。

    闻言,纪由乃缓缓抬眸,和高座之上的蒋子文,有意无意的眼神碰撞,犹豫再三,最终,她唇瓣微微扯动,吐出一字:“能。”

    黑金皇袍加身,蒋子文傲冷孤寂的冰冷眼神,自始至终都注视在纪由乃的身上,他那张震人心魂又恍若能让天地失色戴的绝世容颜,寒如冰封,可眼眸深处,却难掩对庭下跪着的少女的悲凉苦涩之色。

    “成为阴阳官后,你必须与过往告别,你不再是普通人,从前生活的世界,也必将不复返,你不能再去打扰从前相识的普通之人,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,更不能暴露自己,故此,冥府司将消除所有与你相识凡人脑海中对你的记忆,你将会从此消失在他们的世界,没人会再记得你,你可有怨言?”

    当听到冥帝说的一席话时……

    纪由乃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停止流动,双耳嗡嗡作响,胸口像是被巨大的石块碾压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见纪由乃没了声,不回答,冥帝青乌继而又耐心的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一刻,见到没有反应的纪由乃,蒋子文生怕途中生变,长袖下的五指,紧紧攥成拳。

    想到还有当归在宫司屿的身边,纪由乃猛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当归是她放在宫司屿身边的最后一层保障。

    她希望,她祈祷,在冥府司开始进行记忆消除的时候,当归会察觉,会发现,会替她解决这个目前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纪由乃!你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蓦然抬眸,噙着泪光的美眸,微微弯起,“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!九江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冥帝青乌话落,看向庭下站在最前沿的冥府司司长九江。

    纪由乃不懂什么开始了,愣怔抬眸,入眼就见四个身穿黑色鬼袍的冥府司鬼差,齐齐的走向了她。

    毕恭毕敬的朝她行礼,旋即,其中一个鬼差,递过了一只白玉碗,又一个鬼差,递上了一把寒光锃亮的匕首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阴阳官大人,请您配合我们,用匕首划破手臂,取您一碗鲜血,消除记忆的过程中,我们需要用到您的血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伸出白嫩纤细的手臂,任由面前的鬼差,无情的在她的手臂动脉上割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即便剧痛袭来,她也没有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迫切的看着眼前的鬼差,在收集满一碗她的鲜血后,准备做什么。

    而在看到另外两个鬼差,一个手提银色手提箱,在她面前打开,手提箱中是四个弹头模样的容器,里面装满了黄绿色的未知液体,一个鬼差手拿发射筒,在其中一个鬼差将纪由乃的鲜血,用针筒抽取,全部注入四个弹头中后,开始将弹头依次装上发射筒。

    纪由乃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?

    可是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