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完事后,张齐远戴上林薇从地上帮他捡起来的眼镜,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,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口烟雾:“亲爱的,刚才你在给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的一个朋友,在外地!问这个干吗?女的啦!怕我给你戴绿帽子?”林薇挑衅地笑着从张齐远手里夺过烟,吸了一口,将一团烟雾徐徐吐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不怕你给我戴绿帽子,我是怕你身边没有好货色,万一我哪天被你吸干了精华又踹走我了,我还不得给自己找个替补!”张齐远挑了挑眉,眸子里闪着狩猎的贪婪之光。

    “扯淡!”林薇“腾”得从床上弹起来,坐起来大口地抽了一口烟,转身对着张齐远正色道:“张齐远,别怪我没警告你!你在外面爱怎么沾花惹草我不管,但你要敢把你的咸猪手伸向我的朋友,我会立刻阉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哟!”张齐勾了勾唇,一手揽过林薇的肩,将她拥进怀里:“瞧瞧,啥时候变成小辣椒了?连玩笑都开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玩笑在我面前开可以,在我朋友面前你就省了吧!”林薇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,狠狠吸了一口,悉数将口里的烟雾吐在了张齐远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好,以后绝对不开这样的玩笑了!没看出来,你还这么重情义!”张齐远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鄙夷和不屑:我张齐远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!

    挂了林薇的电话,百合才发现手机里有项明打过来的两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:回来了吗?

    犹豫了良久,睡觉前给他回了条短信:回来了,有点累,先睡了。

    项明很快又发来一条:回来就好,早点休息。晚安,做个好梦。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累了的缘故,百合这一夜睡得格外沉稳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。她以为是闹铃响了,迷糊中记得非常清楚今天大领导出差了,特别开恩让自己可以多睡一会的,于是毫不犹豫地按了手机继续睡。

    五秒钟之后,手机又响了起来。这回慢慢回笼的意识告诉她,这是电话铃声,不是闹铃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极不情愿地抓起手机,慵懒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,却没有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不说话挂了。”谁这么讨厌,一大早扰人清梦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。”那边终于传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百合完全毫无意识的应付。

    “哦什么哦?你是不是还在睡觉?都几点了,还不去办公室!是不是嫌全勤奖金太多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声调越来越高,熟悉的音色和语调带着薄怒,把百合尚在挣扎中的困意瞬间震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百合连忙从床上弹起来,揉揉眼睛看向手机屏幕,在发现“MR.危险”三个字闪了一下之后,手机传来“嘟嘟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,莫名其妙,居然挂了电话!

    “MR.危险”是百合刚到马尔代夫的时候,在被年与江掀开了被子之后,悄悄地把“MR.年”改成了“MR.危险”,提醒自己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家伙。

    愣了三秒之后,她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:“他这是查岗?还是在给我汇报他的行程?”

    此刻的年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