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也没让我不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转身,纪由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话音刚落,她身后就传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,和剧烈挣扎拍打水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震惊回眸,美眸骤缩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前一秒还是千娇百媚绝代佳人的美人鬼,这一秒被蒋子文亲手扼住脖子,幽蓝色的火焰燃遍她的全身,很快就灰飞烟灭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而跪在岸上的另一个美人鬼,吓得直接魂不附体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在和本王顶嘴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,你杀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蒋子文沾了些水,洗净了方才被女人触碰过的手臂,无情道。

    指着自己鼻子,纪由乃不明白,“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惹本王不快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就是了,不来你面前碍你眼,拜拜了您嘞。”纪由乃朝着蒋子文的背影挥了挥手,做了个鬼脸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战奴!把她给本王扔下来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浑厚暴怒的低吼,纪由乃没跑几步,就感觉地面在震动,然后,她像只小鸡似的,突然两脚离地,被一个巨人般高大的可怕鬼将提起,丢沙包似的,不费吹灰之力,将她扔进了温泉深潭中。

    雾气升腾的水面,溅起了水花。

    纪由乃沉入温热的水潭中,扑腾了几下,喝了好几口水,她淡紫色的长纱裙,在水中漂浮绽开,仿佛一朵紫色鸢尾。

    不等她奋力钻出水面。

    一只浑然有劲的大手,就将她拎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大喘了几口气,等缓过来,纪由乃一见近在咫尺的蒋子文,握拳,用力朝着他的胸膛砸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!”

    蒋子文目光下移,赫然瞥见了纪由乃中指上的戒指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本就冰冷寒酷如地狱深渊般幽邃的眼神,又冷了三分,眼底深处一闪而逝的痛色后……

    紧抿唇,瞳孔无温,死死扣住纪由乃的脖子,又将她整个人往水里摁,眼底瞬闪而过一抹残忍至极的狠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骗本王!为什么!是本王对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很快,纪由乃胸腔憋得仿佛要炸开,感觉快要窒息,气息渐渐絮乱,再也憋不住,大口大口的温泉灌入口中,在她剧烈咳嗽之际,蒋王最终将她捞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你就算想弄死我,也别用淹的好吗?”

    肺火辣辣的疼,纪由乃大喘气,她听到蒋子文的怒喝了,骗他,是,她是骗了他。

    “弄死你?”敛去眸底痛色,蒋王苍凉自嘲,“本王盼了又盼,等着你回到本王身边,本王怎么会舍得弄死你?可你……为什么连你都要欺骗本王?”

    拂去脸上的水渍,纪由乃将凌乱湿透的发丝撩至脑后,仰头,无论如何都对蒋子文生不起气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狠狠的扼住纪由乃的左手腕,蒋子文举起她的小手,看着那颗璀璨的粉钻订婚戒,残笑:“还记得那天你离开冥界,我们说好的吗?你会去和他好好告别,你会和他了断,可你们非但没有分开……还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