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瘦高的男人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,平头,眼长而细,面相不善,眼睛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,看起来很是凶狠,就像是蛇的眼睛,让人毛骨悚然,他手臂上的腾蛇纹身一直延伸到他的脖子处,看起来诡异而阴邪。

    手中握着一把银色的蛇头杖,杖身背粗布所缠,只露出了那在云雾下森然慑人的蛇头。

    见到此人。

    第一印象,看着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可是,这年头看人容貌就断人好坏,是肤浅的,毕竟,有时候看着像好人,没准这人才是真正懂得恶人。

    何况这向导是浅姐给他们找的,对于容浅,纪由乃是百分百相信的,毕竟浅姐不会害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宝轮。”

    瘦高黝黑的男人见到纪由乃他们四人诡异的突然出现,先是一怔诧异,却并未流露出惊恐的神色,反倒是主动迎了上来,报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纪由乃他们四人,纷纷客套上前和男人握手,为表礼貌,也报了名号,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,然后,就跟着男人步入了他们眼前看起来阴森森的巫山镇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是人吧?”

    姬如尘一摇三百风骚的走至宝轮的身边,和他勾肩搭背,套起了近乎,看似热络,实则透着威迫。

    纪由乃见姬如尘竟如此直接的问向导是不是人,无奈叹息,捂脸,哪有这么问话的,这不找揍吗。

    “阁下也算不上人吧?”顿了顿,“身后三位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戴的普通人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姬如尘语塞,面色一滞,能看出他不是人的,若非有点能耐,就是深藏不漏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在墓里的古卷上听过寄生灵,还没亲眼见过呢。”阿萝一蹦一跳的走到了宝轮的另一边,看标本似的盯着他们的“非人哉”向导一个劲猛瞧。

    “寄生灵?”

    要不说纪由乃是四个人里最孤陋寡闻的一个呢?

    她不知道寄生灵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毕竟是赶鸭子上架才成为的阴阳官,比起姬如尘、流云和阿萝,她还真不大懂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就是人在死后,灵魂未进入冥界,机缘巧合下寄生在将死的动物身上,和其融为一体,继而人和动物都获得新生,相伴存活下去的东西,既不算人,也不算鬼,算作怪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和流云走在后,就瞅着姬如尘和阿萝轮流在那逗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宝轮玩,继而又问:“这山里的镇子,怎么一个人都没有?感觉几十年都没住人了,破的跟鬼镇似的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从白眉大掌柜那拿到的羊皮卷地图上显示,要想进入武陵,就必须深入十万大山的腹地深处,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,恰巧就是十万大山环抱的正中心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镇子破败而古老,荒芜而阴森。

    因为山中多雨,云雾缠绕,阳光不能穿透浓重的云层照射到这,所以天空总是雾蒙蒙的,光线能见度也不高,周围被茂密植物所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