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天边绚烂壮美的火烧云晕染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夕阳渐落,帝都大学来往的入学新生只增未减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纪由乃走在范无救和谢必安的中间。

    路过的人,无论男女,总会在她那张漂亮万分的小脸上停留几秒。

    纪由乃拿出手机本想给宫司屿发消息,但是想到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在飞机上,于是想想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断?”

    范无救无意间瞥了眼纪由乃手机屏保上和宫司屿的合照,微蹙眉。

    不等纪由乃回答,范无救恨铁不成钢的剜了纪由乃一眼,残酷冷哼:“也罢,你自己断不了,等过了明天,该断则断,也由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未吭声,只是低着头。

    小脸看不清神情,也让人猜不透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你很难过?”

    范无救见纪由乃低垂着头,默不作声,和谢必安一起领着他往人越来越稀疏,偏僻的大学角落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并不难过,相反,你很平静,方才和他们分别时,嘴角微微泛笑,你今天心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范无救冷锐的眸光无情的盯在纪由乃的身上,仿佛看穿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估摸着是想用你那点小聪明,企图瞒天过海,以为可以避免消除那些人的记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由乃依旧不说话,但是,心里所想,都被范无救猜中。

    本以为范无救还会继续和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比如不可能和宫司屿在一起之类的话,可是,他并没有说。

    只是在用“冥珠”开启通往冥界大门的时候,突然话中有话,目光流露些许同情的看着纪由乃,深沉道:“你明天最好别哭,也别闹,毕竟三界治安管理局会委派代表来观礼,神界也会来人,你的上任仪式很隆重,别丢了冥界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叫别哭,也别闹?

    纪由乃心底猛的一怔,隐隐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剧烈。

    可是,范无救没有再回答她。

    反倒是久久不语的谢必安,亲昵的勾住她的肩膀,引着她一起进入冥界大门。

    而纪由乃丝毫未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冥珠关闭冥界通道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一只小麻雀,欲要穿过那道消失的漩涡通道,飞向她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它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由乃啊,等正式走马上任,我们就是同事了,不过论官职,你还比我和黑爷高一级,以后要多多关照啊,蒋王命鬼仆在冥界给你造了棟很漂亮的阴阳官府邸,就在蒋王私宅的隔壁,我跟你讲,回冥界见到蒋王,你可别惹他,他从昨天到现在因为心情不佳,暴怒下下令处死了一百多名犯错违反冥界调率的鬼差,现在谁都不敢靠近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谢必安瞄见了纪由乃左手中指上的粉色钻戒。

    “这戒指挺好看的,不过劝你拿下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左手无名指,不是婚戒就是订婚戒,和宫司屿一对的吧?你可别当谁都是傻子,明眼人看你戴戒指就知道怎么一回事,被蒋王看见了还得了?你还想不想我们有好日子过了?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