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在宫司屿和流云、当归陆续坐上直升机,戴上隔音耳麦时,纪由乃突然拿着宫司屿的护照,从庄园跑出。

    “你出国护照都不带的?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丢三落四了?”

    闻声,坐在直升机中的宫司屿,面色一僵,凤眸不自然的闪过一丝异色,但转瞬即逝,掩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勾唇柔笑,宠溺的捏了捏纪由乃的小脸,“从前都是白斐然替我备好的,这次他不跟我一起,我也就忘了,但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纪由乃跳上了直升机,怪异的瞥了宫司屿一眼。

    心思素来很重的她,没这么好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哪里很奇怪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她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当归没出过国,他的签证,护照你帮他弄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上临时通知大使馆开辟紧急通道,替他都办好了,一会儿回帝都,顺道去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宫司屿神色自然,捏了捏纪由乃的小手,侧过脸,因阳光太刺眼,戴上了雷朋墨镜。

    “由乃,你放心,我一定会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的,不会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对于当归,纪由乃还是很信任的。

    可是,在宫司屿刻意的以遮阳为由,戴上墨镜,看不到他的眼神后……

    纪由乃浑然未觉,墨镜背后的宫司屿,幽深晦暗的目光隐隐透着不明原由的抱歉和内疚。

    就好像,他欺骗了纪由乃一般。

    对她隐瞒了一些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却又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眼底的挣扎,被墨镜所遮掩。

    握着纪由乃的温热大掌,也不由自主的紧紧收紧。

    仿佛一刻都离不开纪由乃,却又身不由己,为了他们的未来,为了他们可以在一起,他必须,这么做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久负盛名的帝都大学,是享誉国际的国内顶级一流大学,常年位居国内第一,位居国际前十,是赫赫有名的高等学府。

    开学季来临,全国各地考上帝都大学的新生,纷纷大包小包,在自己父母或家人的陪同下,进入帝都大学。

    帝都大学雄伟壮观的大门口,在和保安交涉过后,一辆白色迈巴赫缓缓的驶入校园深处,虽然时不时也会有价值不菲的豪车、商务车进入校园,可见到这辆车,周围的车都得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车上,司机师傅缓慢行进,因为来往学生太多。

    白斐然坐在副驾驶处,刚刚和人打完电话,回眸看向宫司屿,“少爷,帝都大学的校长袁素仁说要来亲自接待。”

    宫司屿靠在纪由乃的怀中,圈着她的腰,正在闭目养神,闻言,冷冷回应:“告诉他不用,我只是来陪纪由乃办理入学手续的,不必兴师动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景色秀丽,书卷气浓厚的帝都大学中,挂满了欢迎新生的横幅,沿街树荫两道各种社团齐上阵,纷纷在拉拢新生的加入。

    青翠欲滴的草地,景色宜人的风景,绿树掩映下,十几栋富有历史气息的教学楼矗立在湖边,庄严而肃穆。

    纪由乃是今年的帝都理科状元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