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江梨腐烂的尸体,被几个傀儡佣人合力从化粪池中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流云蹲在一旁拽着名叫“撕家”的哈士奇,不让它扑向尸体,鼻孔塞着纸巾也难掩恶臭,他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白斐然捏了捏鼻梁,状似头疼,面无表情,居高临下的冷冷朝流云道:“太冲动了,如果警察有心盯上我们,就会监测化粪池,一旦检测到江梨的DNA,少爷就麻烦了。”顿了顿,白斐然拿着黑色手帕捂住口鼻,继而又道,“原本尸体要是埋在江家后院,那倒霉的就是江淮自己,毕竟藏匿尸体本就有罪,他会是重点嫌疑人,但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帮了倒忙。”虽不想承认,可事实就是这样,将裙摆提至膝盖处,纪由乃抱着裙摆蹲在地上,托腮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当归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宫司屿。

    却不想,听纪由乃道:“老规矩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规矩?由乃,你们……你们经常干这种事?”当归震惊,总觉得自己入了狼窝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经常,上回宫司屿躁郁过度,失控不小心弄死了一个想我死的贪官,就那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规矩是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当行走的骷髅阿骨身穿着西装,仅露出他那颗骷髅头,慢吞吞的抱着一只肥仔似的斑斓巨型飞蛾,当归顿时明白,纪由乃的“老规矩”指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让喜吃腐肉的妖蛊蛾,啃噬尽江梨高度腐烂的尸体。

    妖蛊蛾的体积如今越来越大,也愈发的能吃了起来,让它来清理掉这具尸体,不失为一个绝妙的办法。

    之后,宫司屿和纪由乃似是吃定警方找不到任何证据,也就没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因为伴随着八月底九月初的到来。

    转眼,纪由乃大学入学报道的日子到了。

    新生报道后,还要军训,还要开入学大会。

    而对于纪由乃来说,要忙的事不仅仅只有这些。

    冥界阴阳官的接任仪式正巧和开学季撞到了一起,因为订婚风波的缘故,纪由乃扔了旧手机,换了新手机,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冥界的鬼神有过联络,而瞒着蒋王私自和宫司屿订婚,纪由乃莫名觉得有点慌,因为她很清楚,以蒋子文对她的感情,要是知道她非但没有和宫司屿了断,还订婚了,必定会暴怒,做出些她不敢想的事来。

    阴阳官的选拔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那么,也就意味着,秦广王的封禁解除了,他可以随意化身进入人界了,倘若有一天,蒋子文和宫司屿撞上,纪由乃冷不丁打了个颤,她感觉,今后的日子估计又难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纪由乃大学入学报道的前一天下午。

    一位意外到访的贵客,带着一个面容铁血冷酷的男人,抵达了他们的庄园。

    橙红色的迈凯伦限量超跑耀眼而闪亮。

    容浅穿着紧身牛仔裤,脚踩人字拖,上身穿了件低领吊带丝绸衫,戴着墨镜美艳无比的从车上走下。

    纪由乃在二楼窗口,一眼就认出了容浅,直接跳窗稳稳落地,像个风中少女似的大老远就朝容浅奔来。

    “浅姐你怎么……”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