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房的穹顶挥洒进来,照射在纪由乃过度白皙如牛奶般嫩滑的肌肤上,细嫩的纤臂勾住宫司屿的脖颈,纱裙长及地。

    她被横抱起,在宫司屿入座后,肆无忌惮的坐在他的腿上,埋在他的怀中,看似乖巧,实则媚惑动人,举止勾魂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汗,你靠我这么近,裙子该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抱吗?那不抱就不抱,不给你抱了。”

    纪由乃推了推宫司屿的胸膛,轻哼。

    随即就又被他霸道的紧锁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轻嗅着纪由乃发丝间的幽香,大掌在纪由乃细嫩的美背上摩挲,捏玩着她葱白的手指。

    面对魏奇峰的质问,宫司屿先是冷瞥一眼,后慢条斯理的整了整纪由乃的裙摆,防止露出雪白的长腿给不相干的男人见到。

    “去过。”

    确保怀里的小美人不会被面前的三个男警察看光,宫司屿才幽冷回答。

    魏奇峰身后的女警正在一边录音,一边做笔录。

    或许是宫司屿太过俊美,引得女警情不自禁的凭凭偷觑他,似惊艳,又似感叹。

    “附近居民声称,那天晚上有很多人包围了江家豪宅,而那天晚上之后,他们就再也没见过江梨小姐,你们去做什么了?又或者说,你们为什么去那。”

    宫司屿勾唇,静静的欣赏着乖巧的窝在自己怀里,正在把玩自己发丝的纪由乃,慢条斯理的和她五指紧扣,瞥一眼魏奇峰,继而又回答道:“先前家中自作主张,将江梨内定为我的未婚妻。”顿了顿,指指怀中像奶猫似的纪由乃,“她知道后,哭了,还想离开我,硬是要和我分手,为了安抚她,我就只能带着她去江家,亲自和江梨、江淮摊牌,让江梨死了那条会嫁给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仅仅是这样,那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去?”

    魏奇峰质疑,直截了当问。

    宫司屿面不改色心不跳,就像在回忆,也敢直视魏奇峰的目光,丝毫不躲闪,就像在说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。

    “人多势众,比较唬人。”

    “江家的餐厅地面上有大量的血迹,你们是否产生了口角或是争执?根据检测,那些血,是江梨小姐本人的,而根据出血量,足以休克致死,全市的任何医院都没有她的治疗记录,而根据我们的调查,有人声称江梨小姐在那天之后,买了去美国的机票,但她根本就没有上飞机,所以,宫少爷对此是否有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争吵。”

    阴郁冷冷的目光盯着魏奇峰,宫司屿突然勾唇冷笑。

    能动手就绝不动口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座右铭。

    “至于血迹……那我就更加不知道了,不过据我所知,江家大女儿是江淮跟第一任妻子所生,第二任妻子并不喜欢这个大女儿,她从小就不受宠,魏队长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,还不如去问问江家人,或是江家的佣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宫少爷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否曾经将江梨小姐从四楼扔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宫司屿冰寒的眸光浸着意味不明的幽芒,不屑勾唇,“扔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